当前位置:V财经养生肾病患者挂着尿袋生活30年
肾病患者挂着尿袋生活30年
2022-11-24

59岁的尿毒症患者徐尔龙是个连医生都觉得有点不可思议的人,每周要做三次血透的他声音洪亮,行动敏捷,能一口气从江北区双东坊骑车骑到鄞州邱隘。


“和我那不争气的肾斗了50年,论肾病病史在宁波我应该算最长了吧!”徐尔龙总是这样自嘲。肾坏死、肾结石、尿毒症他都得过,20岁就拿掉了一个肾和膀胱,但平时生活几乎和正常人无异,结婚生子等事一样没落下,还弹得一手好琴。

在宁波,还有不少肾病患者。徐尔龙想把自己的经验和他们一起分享:“我们一样可以享受正常人的美好生活。”

这位坚强的“肾斗士”想把经验与其他肾病患者一起分享:“我们一样可以享受正常人的美好生活。”

8岁时一次意外埋病根

徐尔龙的病根,缘于8岁时的一次意外。他当时住在江东,因为顽皮爬到树上,不想受到惊吓一下滑了下来,树枝戳伤了尿道。那天回家后,小便就开始不断出血。当时医疗条件也不好,徐尔龙只是喝了点中药,没想到尿道的损伤使膀胱和肾脏受到了感染。

从12岁起,徐尔龙便开始管不住自己的小便了,课堂上三番五次举手请假上厕所,老师只当他淘气,常常不准,却不知这孩子已经憋得快哭起来了。

无奈之下,徐尔龙只好退学。当时只觉得如释重负,压根儿没想到尿频是因为膀胱已经在萎缩。

几次与死神擦肩而过

20岁的时候,徐尔龙小便时突然出现了大量血块,整个人倒了下来。宁波医院的医生已经束手无策,他被送到上海医院,医生说他的左肾和膀胱已经坏死。为了保住命,他失去了一个肾和膀胱,右腰上多了个造痿口和尿袋,以把尿排出来。

28岁,好不容易找到工作的他突然又晕倒了,这回是肾里生了结石,把造痿口堵住,尿排不出来,于是又做了个大手术。

2004年时,他被查出得了尿毒症,很快每周就需要做三次血透。

2005年,尿毒症引起心衰,这是最危险的并发症,徐尔龙感觉自己只剩下一口气,却再次神奇般地被医生抢救回来。

多次路过鬼门关,但徐尔龙现在依然活得好好的。

挂着尿袋乐观生活30余年